<pre id="z9j7t"></pre>
    <thead id="z9j7t"><progress id="z9j7t"><font id="z9j7t"></font></progress></thead>

    <sub id="z9j7t"></sub>
      <thead id="z9j7t"><meter id="z9j7t"></meter></thead>

      <address id="z9j7t"><progress id="z9j7t"></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z9j7t"><big id="z9j7t"><thead id="z9j7t"></thead></big></address>

        <sub id="z9j7t"><progress id="z9j7t"><font id="z9j7t"></font></progress></sub>

          <sub id="z9j7t"><meter id="z9j7t"></meter></sub>
          <sub id="z9j7t"><progress id="z9j7t"></progress></sub>

                站內導航

                湖南省沅江市安沅水利水電建設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省沅江市瓊湖街道辦事處桔城路水利局辦公大樓
                電話:0737-2708509
                手機:15973074666
                聯系人:何經理

                信息中心

                伊朗印象


                濕地公約簽署地-Ramsar Hotel

                    我有幸被聯合國教科文北京辦公室推薦參加伊朗舉辦的干旱及半干旱地區泥沙專家研討會,會議于2007年4月15日至22日在伊朗北部湖濱城市Cholaus舉辦。雖然會議地點是伊朗最美麗的城市,會期是伊朗最美麗的季節,但由于伊朗核問題的影響,而且正趕上15個英國水兵被伊朗扣留事件,當時不少報刊雜志預測伊朗會發生戰爭,好在行程前幾天英國水兵釋放回國,縈繞伊朗上空的火藥味才有所消弭。我的第一次出國經歷就是要去這樣的一個國家,家人和朋友不免為我多了一份擔心,自己也很有些忐忑,好在同行的還有一位國際知名的泥沙專家王兆印教授,讓我踏實不少。
                    伊朗全稱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是一個政教合一管理國家,伊斯蘭教占統治地位,古蘭經是宗教圣典,也是國家憲法。


                    著裝
                    伊斯蘭教義對女性的著裝有著嚴格的要求。行程前大家都認為對于不信奉伊斯蘭教的外國人應當不受此限制,我也沒有太在意,還盤算自己已有的幾件漂亮時裝要怎樣安排登場。臨近行期才從外交部網站上得知,入伊朗境內的外國婦女同樣需要戴頭巾,著深色長衣(蓋住臀部)!我把衣柜中所有風衣擺了一串,不是顏色太亮就是長度不夠,那些漂亮的時裝和裙裝只能眼饞地看上一眼作罷,從淘汰的衣堆中撿起一件黑色長外套裝入行李。出發前一天請老公幫忙迅速購得四條真絲方巾,并于傍晚奔向商場搶購了一件深藍色長風衣作為正裝。
                    前往伊朗的航班是中國航空公司的,中國乘客居多,空中小姐的著裝——緊身馬甲、一步裙、頸部小絲巾以及束攏的發髻,絲毫沒有異國的感覺。到達伊朗霍梅尼國際機場時,當地時間已是零點,我混混沌沌地隨著乘客和空中小姐揮手告別,剛出機艙就看見幾個女孩正在圍頭巾,才猛然醒悟,慌忙將事先準備好的頭巾抽出戴上,從此開始了為期一周的與頭巾的較量。入境檢查時,滿臉胡須的海關檢察官不慌不忙地看著護照,我乖乖地站在臺前,偏偏這時頭巾滑落,我連忙道聲抱歉,急忙整理,整理過程中那個檢察官從沒正眼看我,眼光在我的護照和排隊的旅客中來回,直到我戴好頭巾才正視我一眼,蓋好印章,放我過去。此刻我才真正感到進入了一個神秘而古怪的國家。
                    第二天早餐,當大家坐定互相介紹了之后,我知道除了接待我們的默哈默德先生是伊朗人外,其余全部為外國人,我追進廚房問他在吃早飯的時候可不可以不帶頭巾,他的回答令我哭笑不得,他說“up to you(在于你)”,我只好回到餐桌旁,穿著長風衣,戴著大頭巾,吃得滿頭大汗。因為不僅穿得多,而且真絲頭巾總是滑落,我不停地重復著向上拉頭巾、塞頭發的動作,真是害苦了我。后來我才得知,伊朗婦女無論在什么場合,只要有男性外人(除了自己的丈夫、父親和兒子外)在場,就必須戴頭巾。


                與德黑蘭街頭茶館中的女孩合影

                    景色
                    我驚訝于德黑蘭之大,飛行在德黑蘭上空,就像進入了一片燈火的海洋。整個德黑蘭依山而建,面積大約是北京的2~3倍。伊朗國家一大半的區域屬于干旱半干旱地區,也許是我所到的地方是北部較濕潤地區的緣故,伊朗并不像想象中的植被蕭條,風沙滿目。德黑蘭的4月正值春天,市內的草木仍留有嫩黃,有參天的白楊和塔狀的松柏,而向北往厄爾布茲山上望去,植被逐漸稀少,一簇簇灌叢過渡到低矮的山草,至山頂則是耀眼的白雪。德黑蘭這座首府城市并不見許多林立的高樓大廈,巨大圓頂配以尖瘦雙塔的清真寺在雪山的映襯下,彌漫著濃濃的波斯風情,仿佛有悠遠的西域歌聲在空中飄蕩……當我們乘車跨越厄爾布茲山脈時,峰頂厚厚的積雪、封凍的小河以及零星飛舞的雪花,隨著悠悠白云,分外妖嬈、寂靜。厄爾布茲山脈的北側就是會議地點——一個傍著里海的美麗小城Cholaus。里海是世界最大的咸水湖,稱之為海許是因為它又大又咸的緣故。湖上煙波浩淼,一望無垠,湖邊潮漲潮落,沙灘卵石,沒有高大的防波堤,直接過渡至茵茵草坪,步行在沙灘與綠草之間,和著徐徐海風,十分愜意。

                    宗教
                    每天早晨天剛剛亮,悠揚深遠的古蘭經男聲吟唱就在整個伊朗上空飄蕩,給靜謐的清晨添加幾分神圣。伊斯蘭人每天的朝拜就從這時開始。我一直對這個宗教國家全民的虔誠感到好奇與迷惑,直到身臨其境。古蘭經的吟唱并沒有使我感到厭煩,相反卻讓我覺得有如天籟,我很愿意靜靜聆聽。會議開幕式之前,也播放了類似的吟唱,是關于水的頌揚,感謝真主給了人類水,頌揚水是萬物之源……十分動聽,有凈化心靈之感。伊朗人每日三次的朝拜不能停止,即使在會議期間也要抽空出去做儀式。我偶爾得以一瞥,那是一天下午會議開始之前,我走在去會議室的路上,不經意看見一扇半掩的門內有組織會議的女孩正低頭垂眉地默念著什么,而她旁邊的教授已跪伏在地……我不敢逗留,不知道我是否已經褻瀆了神靈。在我看來,雖然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但進入了這樣一個宗教國家,別人的虔誠也在不知不覺地影響感染著你。

                    人情
                    伊朗人對待研究認真執著。整個會議期間,會場沒討論完的議題,會后仍然繼續討論,前兩天的會議也因此延長近兩個小時。我被折騰得疲憊不堪,十分欽佩他們的學習精神,同時也感嘆他們的體力可佳。伊朗人待人友善,十分熱情。會議期間認識或不認識的很多人都會和我們打招呼,而且任何要求一經提出就會得到及時解決,真是衣食無憂。也許因為我是唯一的外籍女士的緣故,很多會議代表愿意與我合影,我也欣然應允,畢竟他們和我一樣,在國內和典型的外國人合影最能代表自己參加了國際會議……我們在路上遇到當地人,他們都會很有禮貌地向我們點頭示意,即使是隔著車窗,如果看到也會揮手表示友好。當一位會議組織者問我是否喜歡伊朗,喜歡什么,我張嘴就說喜歡伊朗的人,他開心地大笑了起來。還有接送我們的司機,服務也非常細致周到,由于伊朗出入境安檢男女分開,好心的司機把我們分別帶到入口處,我們辦完了行李托運和登記手續,正打算整理一下,偶爾回頭,發現那個大胡子司機還在玻璃墻的外面,沖我們用力地揮手,我們趕緊揮手告別,懷著感激與感動踏上班機。

                    飲食
                    伊朗的飲食十分單調,在我看來根本談不上飲食文化。日常食物通常是烤肉(牛羊肉或雞魚肉)、蔬菜沙拉、米飯或者薄薄的類似煎餅的主食,外加一碟鹽漬的橄欖。伊朗北部種植水稻,長粒香米是伊朗自產自銷的主食,配菜以肉類為主,我見到的蔬菜只有番茄、黃瓜和圓白菜,少得可憐。水果中比較有意思的是酸橙,十分酸澀,通常一切兩半擠汁在烤肉上調味用。其他的伊朗特產還有開心果、椰棗等。伊朗全國禁酒,任何還有酒精的食物都被嚴格拒絕。說到飲料,朋友推薦喝伊朗釀造的酸奶,完全純天然,只是稍加了點鹽。但那個酸澀味道實在無法下咽,倒是當地的可樂雖然包裝簡單,味道也沒什么區別,但讓我覺得前所未有的美味。伊朗產茶,有大片的茶園,但炒制方法基本以紅茶為主,而且飲茶很普及,幾乎家家泡茶,游玩的小路邊也時常見到小小的茶館和露天茶場。
                    為期一周的會議結束了,我對伊朗的了解也深入了許多。伊朗資源豐富,是石油大國,汽油價廉,私家小轎車十分普及,在集中了全國人口近1/10的大都市德黑蘭,交通擁堵狀況可想而知。盡管伊朗人生活富足,但他們并不閑散,對知識的研究很有深度,對世界的了解也很廣泛,但伊朗的開放程度相對落后,旅游業尤其不發達。伊朗人同性之間行見面禮可以握手也可以貼面,異性之間是連握手都不允許的。伊斯蘭教義對女性的束縛較多且嚴格。除了著裝上的要求外,伊朗婦女不許在公開場合唱歌跳舞,伊朗小學、中學男女分校,女孩從9歲就必須帶上頭巾。作為教外人,我當然無從理解伊斯蘭教規,但千萬不要以為伊朗婦女就是一襲黑衣,走在大街上,隨處可見包裹著鮮艷的頭巾,身著亮麗的服裝以及優雅高跟鞋的時尚女孩。不經意露出的染色卷發,合體裁減勾勒出窈窕的身姿,年輕女孩正在用她們的方式來展示著自己青春和活力,美麗的步伐緊跟時代。
                    (來自:中國水利網。作者單位為國際泥沙研究培訓中心)


                考察sefidrud大壩 左三為作者

                 

                特黄高清性色生活片
                  <pre id="z9j7t"></pre>
                  <thead id="z9j7t"><progress id="z9j7t"><font id="z9j7t"></font></progress></thead>

                  <sub id="z9j7t"></sub>
                    <thead id="z9j7t"><meter id="z9j7t"></meter></thead>

                    <address id="z9j7t"><progress id="z9j7t"></progress></address>

                    <address id="z9j7t"><big id="z9j7t"><thead id="z9j7t"></thead></big></address>

                      <sub id="z9j7t"><progress id="z9j7t"><font id="z9j7t"></font></progress></sub>

                        <sub id="z9j7t"><meter id="z9j7t"></meter></sub>
                        <sub id="z9j7t"><progress id="z9j7t"></progress></sub>